书法乱象:当代国人的审美缺失与危机

  书法,是我们民族文化的瑰宝。改革开放以来,人民群众中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持续的书法热。然而,各种假借艺术之名,恶搞书法的现象也层出不穷。对此,主流 对近些年恶搞书法,如“射墨书法”、“盲写书法”,以及用脚用鼻用头发写书法,等等,也就是被书法界称之为“江湖书法”的各种典型“野路子”,集中进行了曝光和批评(注 )。显然,面对持续的书法热,我们应当有一个符合时代特征的书法审美意识和标准。

  在当代,由于文化生活的网络化,广告业的兴盛,江湖书法以“不问出身”、“不问出处”为特点,以自我满足、搏人眼球为目的,在网络空间不断滋生和蔓延,并通过各类 ,以广告和影视作品形式加以放大和轰炸,对民众千百年来所形成的书法传统审美意识,进行了空前的洗脑。如众多的影视作品,其广告和片头大多是一些或张牙舞爪,或浮华流媚,背离汉字笔法墨法章法的低俗涂鸦。以现广告界常用的“尚巍体”为例,该书体完全不入书法之流,只差没在起笔收笔处画上花鸟鱼虫了,其收笔多为爆炸样、笤帚样,令人毛骨悚然。然而就这样的书法,居然成为了广告业、影视业的流行书体,一时间,一部大制作如不以“尚巍体”书写标题,都不足以显示其前卫和重磅。

  广告界“尚巍体”

  影视业的流行书体

  显然,江湖书法是当今书法乱象的最主要表现,而网络及众多缺乏书法审美意识的文化人,受自身文化修养的局限和经济利益的趋动,以艺术创新为名义,无限放大了这种病态审美,并以此造成了国人的传统书法审美的大面积缺失。

  所谓江湖书法,是指背离书法规律,摈弃传统书法审美和文化审美意识,以突出自我,搏人眼球,制造噱头为目的,使用书法纸墨笔所进行的涂鸦和低俗表演;广义而言,即指缺乏书法造诣和审美,而又要以书法面目示人的各种“作品”。

  在如今开放的社会中,不管江湖书法有多奇葩有多搞怪,作为非主流文化现象,我们大可不必大惊小怪,他要“射书”、“盲书”、“吼书”;他要用脚、用鼻、用头发写,只要不违法,那都是表演者和欣赏者的自由。问题在于在当今网络化社会,江湖书法所传递的病态审美,主流文化及 应当如何来过滤。如果在荧屏、广告等人们日常可视范围内,江湖书法充斥其间,中国文字所表达的传统审美意识和审美标准我们还能固守和提升吗?

  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采访间的“龙飞凤舞”

  与此同时,近年来有一个倍受垢病的书法现象,那就是丑书。但无论是批丑书的,还是挺丑书的,都往往将其与江湖书法混为一谈了。二者的这种混淆,表明当代国人不仅显现出书法审美缺失,更显现出全社会的书法审美危机。

  扬州八怪书法

  丑书和江湖书法的根本分野,在于前者是业内人士和书法家在书法艺术上的创新,和对传统书风的反叛,而后者则是仅能写汉字的人,对汉字的恣意行为表达和涂鸦。

  由于二者的共性,是源于对传统书法的反叛,其最终作品的黑白空间及其线条,容易让普通民众看不懂,所以普通民众以及相当多的不懂书法的文化人,也就只好将二者等同视之,在批江湖书法的同时,也把书法家的这种“丑书”一起批了。

  现代丑书代表人物 沃兴华 作品

  丑书,其实是传统书法中的一种“变体”或“破体”,初现于魏晋,流行于明清,其理论 于傅山之“宁丑勿媚,宁拙勿巧”……,其实践的集大成者为扬州八怪。如果说把当时兴起于明,流行于清的馆阁体与扬州八怪放在今天来看,那前者必然是正能量书风,而后者必然是受到抨击的“丑书”。馆阁体讲求“黑、密、方、紧”,虽方正光洁,但拘谨刻板,千人一面,是明清科举取士书体僵化的产物,已无流动变化的书法艺术可言,也背离了书法艺术的创新特质。扬州八怪和当代书法家的丑书,其实正是对这类僵化书体及流媚书风的反叛。

  真正让人忧虑的是,文化非主流社会闹不清江湖书法之丑陋,闹不清“丑书”之“以丑为美”的创新意识,也就罢了,问题在于文化主流社会也分不清真正的美与丑,以致一方面在网络和影视荧屏,江湖书法恣意横行,另一方面,当代颇有建树的书法家及其具有时代特征和美学元素的作品难以融入日常文化生活,提升当代国人的传统文化审美意识。长此以往,极易加剧传统文化的衰落。

  应当看到,现代社会由于书写及文化 方式的改变,传统的书法艺术正日益与应用的语言文字相分离,以前科举制不仅要求要有好书法,而且还要求馆阁体,现在只要求写出大家都能认识的汉字就行了,电脑打字的出现,使大多数人连书写的机会都减少了。

  这种社会发展的必然现象提示我们,汉字今天仍然作为我们思想文化交流的载体,就更需要从书法家的艺术创作中吸取具有“人文精神和美学理念”的文化元素。我们不期望在当今文化高度发达的时代,每个文化人都如明清和民国时期那样,写得一手漂亮的书法,更不能苛求领导干部都如毛泽东等领导那样,写出符合书法规范有艺术特质的汉字,但起码应当对于汉字书法的美与不美有一个基本的辨识和理解。

  民国四大书法家书法作品

  吴敬恒(篆书) 胡汉民(隶书)于右任(行,草书)谭延闿(楷书)

  所谓全民书法热,或许就是一种表象、一种误判,一种因江湖书法的恣意表达带来的表面效果。这其中不乏有青少年宫少儿书法考级的忙碌,有书法家著书立说和在书画市场竞价平尺价码的诸种忙碌,也有书法官方社团组织的各种竞赛和展览,等等。但这些都只是书法热的表象,“现在的人,中国字越写越差”,才是民众的共识。

  书法,是以汉字做载体 ,以传统纸笔墨为工具,寓艺术性于实用性的一种文化表达 。所以,会写中文字,不能叫书法,会识中国字,并不就一定懂得书法审美 。“书法审美,源于学养”。过去,学识水平与书法水平是重叠的,在现代社会,当书法日益从实用性与艺术性的完全重叠,显现出日渐分离的时候,书法的艺术性也就日渐显得耀眼,而以写字、杂耍及行为艺术方式来冒充书法,恶搞书法的现象自然也就有增无减。因为书法的工具、用材和表达,都最简单经济,所以,凡是会写字的领导和名人,都可以将其“作品”视为书法;那些任意涂鸦和表达,让人看不懂的黑白符号和线条,都可以视为普通人看不懂的“艺术”,而为这种“艺术”叫好的人又肯定不是普通人。所以 ,表面看整个社会就存在着一种“书法热”。

  而广告业在市场经济看不见的手的推动下,因为江湖书法有最为低廉的价格和成本而倍受青睐,大行其道。我们的一些 、导演因为缺少书法知识和修养,因为影视播放的投入产出效益,在主观上也就自觉不自觉地为江湖书法大开绿灯,传统书法的审美意识,逐渐被被消减殆尽,书法形成的汉字美危机正日益蔓延。

  这种危机的消除,不是靠几个书法家,也不是靠中国各级书协所能完成的,而应当是我们的文化管理者和 者,在涉及以书法为文化符号的商业行为上,应当想办法有一个基本的管控。比如,对商业广告用书法,如果是在央视这类主流 发送,所用书法必须要相应的艺术标准和书法资质;对于影视作品,更应将其纳入文化审查内容,严禁使用江湖书法作影视广告,等等。

  (注)见《人民日报》 部 贰零壹捌年柒月玖日文,《人民日报》 贰零壹捌年柒月壹陆日文。

  关于

   :熊建勇 社会文化时评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