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从北上广回老家的人,要么又走了,要么自废武功了

  从北京回老家以后,时不时会有在北京也纠结着要不要回家的朋友问我,回老家怎么样?然后我差不多一概都 ,别回来。

  在北京的累,更多是身体上的累,而回家的累,则是心累,并不是物价低了生活就惬意了,反而是衣食住行样样都要靠关系,吃个饭找关系就能不用排号,看个病找关系就能挂的上号。

  记得去年大年三十儿的时候,孩子淘气把脚摔了,当时想着问题不大没去医院,结果隔天看孩子走路还是一瘸一瘸的,就合计去拍个片子,然后到了公立医院,护士问,你这个什么时候摔得?我说昨天早上。然后护士说,超过贰肆小时了不能挂急诊。我说那门诊也行。护士说,春节大夫都休息了,门诊没医生。我问护士,那怎么才能看上?护士告诉我,初七以后再来吧。

  当时想着去私立医院会好点,宁可多花钱也不能拖到初七,于是带着孩子从北城跑到了南城,结果私立没有小儿外科,还得回去。无奈给在医院的同学打了个电话,说孩子脚摔了,想挂个号拍个片子,然后刚才还说初七再来的护士,不到五分钟就叫我们去诊室了。

  过去总是不想求朋友,不愿意给人添麻烦,可渐渐发现,很多事情真的不求人就办不了。

  然后你就得开始花更多的时间去喝酒,去应酬,因为酒桌上的办事效率比办公室要高太多,酒量成了最核心的竞争力。否则你在沈阳注册一个公司之后,每天大概除了接骚扰电话基本什么正事儿都干不了,代账的,贷款的,租房的,培训的,每天都有十几个,晚上要再不出去喝点酒,基本就很难有正经业务了。

  从前觉得回家了,就安稳了。可回来了才发现,不管大事小事动辄就要维权,躲过了这个坑躲不过那个坑,我们买了一套不算便宜的学区房,去年学区维权,今年又继续维权,而且不一定是孩子上学这种大事儿要维权,你买个菜也好,报个团旅游也好,总会遇到需要你维权的地方,你得认识律师朋友,认识 朋友,唯一的万幸,我自己也是个有 的人。

  上个月在某家具厂花了柒伍贰零块给孩子买了一个秀兰.邓波儿品牌的儿童衣柜,得说这个价格对我来说已经不便宜了。大概也是因为自己一直以来对孩子的某种愧疚。因为总是居无定所,就老想给孩子买最好的,从前租房子也从来没买过大件家具,想着七千多哪怕是贵一点,想着女儿可以用好久就觉得很值得。买的时候销售说,我们家衣柜是纯实木的,木料都是美国进口的,漆也都是进口的环保漆,拿到家里就能用,都不用放。

  结果衣柜到家第一天气味就特别刺鼻,本想带孩子到新家看新柜子,结果孩子进屋就咳嗽。然后我开始跟销售沟通,销售说新家具有味儿是正常的,得多放,得开窗,得放绿植,还得多擦,要用水兑上醋一天多擦几遍才行。于是我买了一堆绿萝,菠萝,窗户全都打开通风,每天擦一遍柜子,结果过了一个星期还是特别刺鼻。

  我问销售能不能退货,销售反问我,你确定你每天都擦了么?好像我买个衣柜之后就什么都不用干了得天天在家擦柜子才可以。然后再往后就还是那套说辞,木头是进口的,漆是绝对环保的,有味儿是正常的,真不放心也可以,把柜子砸了,拿板子去国家认定的检测机构检测,真要是测出来有问题,不光退柜子,我们还给你赔偿呢。

  我还真打电话问了检测,检测说,家具的检测费大概叁零零零到伍零零零,而且肯定会造成损坏,检测周期也比较长,中心还跟我说,我们这都是这样的,有人怀疑买了病猪肉,吃住院了想索赔,也得拿猪肉来检测,检测猪肉都上千,检测柜子三五千不算贵了。

  我还问了工商的同学,朋友跟我说,现在销售的商品都是有质检合格证的,你要是觉得有问题想退货,就得自己花钱找检测自证它有问题才行。

  本来想想算了,没那个精力去测了,结果柜子在家放了不到半个月,漆面居然开始开裂了。又去找销售,销售说,实木热胀冷缩开裂是正常的,你们屋子肯定太干了,包括有味儿也是正常的。

  我给她拍照说,我已经在屋子里放了净化器,还放了两大盆绿萝和那么多菠萝了,而且家里都还没供暖,哪来的热胀冷缩。结果销售跟我说,你那菠萝也没切开啊,那怎么行呢。

  索性去找红星美凯龙的客服 ,得说大品牌的客服还是能解决问题的,说明情况提供开裂照片以后,客服说,因为正常这种情况是可以维修,如果坚持要退,那只能由买房来承担之前物流的费用和之后拆卸的费用。最终决定,柒伍贰零的柜子,扣伍贰零的物流和安装费用,退柒零零零,等他们把柜子拿走以后,钱一个月到账。

  斗争了这么久,感觉像是胜利了,可从商场走出来的那一刻我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好像回老家之后就在忙这些事儿,随处都是坑,每天跟各种人斗,跟房东斗,跟商家斗,跟工商局斗。

  只是想开开心心简简单单地活着,但却真的特别难。不过现在有点理解为什么穷山恶水出刁民了,因为好多事儿,如果你不吵不闹是肯定解决不了的,就像这柒零零零块钱,如果不吵不闹,商家也是不会答应退的,不过我可能还高兴早了,这钱说来还并没退给我呢。

  回想起之前有个好朋友家的孩子,住了半年新房子之后被诊断白血病,爸妈去检测了孩子屋里的所有家具,结果宝宝的儿童床甲醛超标三倍,商家很痛快递认可了检测结果,赔偿了三倍的儿童床钱。

  不过你说孩子生病了要出医药费,那你还得继续证明孩子得病是我这个床造成的,谁知道幼儿园甲醛是不是超标,孩子姥姥奶奶家家具是不是超标呢?而对于要上班还要带着孩子看病的家长来说,去证明这些,几乎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后来朋友在轻松筹给孩子筹了治病的钱,好在病情控制住了。

  前阵子我几年前从北京回来的同学跟我说,从北上广回来的人,要么又走了,要么都自废武功了。这里太慢,慢到上班的时候,人们的精力多数都用在了勾心斗角上,更有能力的人不会被重用,反而会被所有人排挤,而且并非只有女人爱搬弄是非,老爷们儿算计起人来也是丝毫不逊色的。

  所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岁月静好,哪怕只是想要努力不被环境改变,都是一件很艰难的事儿,或者继续不开心的洁身自好,或者开开心心的同流合污。

  不能说都不好,我身边也确实有好多很努力的人,她们很用心地去生活,再很用心地把很乐观的生活状态分享给身边的人,就好像我在很多人眼中的样子大概也是这样。

  然后昨天晚上睡不着的时候,我把我身边最积极乐观的朋友都挨个骚扰了一遍,结果她们居然都说不喜欢周围的环境,觉得活得很累,很压抑。

  顺便还得说一句,我们过几天又要搬家了,新租的房子房东又要卖房。记得上个房东说,儿子要出国急用钱,我当时还帮忙打听美国的同学,结果他儿子后来去了东北大学。这个房东说,房子抵押了,钱借给朋友了,然后朋友跑了,现在还不上贷款了。一个比一个狠,合同就像废纸一样,不过还能说什么,只能收拾东西搬家。

  所以说,还在北上广拼搏的伙伴们,且拼且珍惜吧。家里也许没有雾霾,但也一样看不到蓝天。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